廣告招租
生意社
首頁 > 行情 > 國內動態 > 氨綸 > “共振效應”看紡織原料價格走勢如何?

“共振效應”看紡織原料價格走勢如何?

花邊2019-04-23 來源:紡織科學研究

  在大宗紡織原料市場分析方法中,目前通行的方法主要以一個產品的上下游產業鏈為基礎,對某個紡織原料走勢進行分析。比如分析粘膠短纖市場走勢的時候,基本以“溶解漿—粘膠短纖—人棉紗”這一產業鏈環節為基礎,以溶解漿價格為基礎,加上經驗估值的加工費用以及中間利稅等雜費,推測粘膠短纖價格;再以人棉紗價格為基礎,減去粘膠短纖到人棉紗之間的加工費及中間利潤等雜費,倒推粘膠短纖價格。這樣,從基本面走勢,通過產品的上下游兩個環節,可以將粘膠短纖市場價格估算在某個區間內運行。這種估算方法在正常情況下比較有用,但自從2018年6月粘膠短纖市場價格進入虧損階段后,這種方法就顯示出了弊端。在經典方法失靈的情況下,市場從業者仍需要對粘膠短纖市場價格運行情況尋找新的分析方法。

  在往期的“老季時間”欄目中,筆者以宏觀經濟面、產業鏈基本面、甚至以粘膠短纖市場從業者的心理層面對粘膠短纖市場運行機理做過詳細的分析與研究。這些方法在某個階段可以很好的解讀粘膠短纖市場近一年來的運行動向,以及對粘膠短纖市場運行的預期做出準確解讀。但很多讀者反映,其中有些模型較為精巧,一旦在原始數據上有所出入的時候,會導致依據模型計算的結果相差很大,同時,有些讀者反應,能否給出一種簡單、比較直觀且容易掌握的分析方法。讀者的這些問題,引發了筆者從“共振效應”角度來嘗試分析粘膠短纖市場運行狀況的想法。

  1.紡織原料“共振效應”的入選對

  共振效應是物理學中經典的現象之一,即任何物體產生振動后,由于其本身的構成、大小、形狀等物理特性,原先以多種頻率開始的振動,漸漸會固定在某一頻率上振動,這個頻率叫該物體的固有頻率。當人們從外界再給這個物體加上一個振動(稱為驅動)時,這時物體的振動頻率等于驅動力的頻率,而與物體的固有頻率無關,這時稱為強迫振動。但如果驅動力的頻率與該物體的固有頻率正好相同,物體振動的振幅達到最大,這種現象叫共振,即“共振效應”。

  紡織從業人員都知道,棉花、滌綸短纖、粘膠短纖是常用的三大紡織原料。筆者在2019年第一期《紡織科學研究》的《人棉紗市場展望:變局中尋求定局》一文中,曾經提及隨著混紡紗的比例在2019年的紗線市場中占據比例越來越大,棉花、滌綸短纖、粘膠短纖三者之間的走勢關聯性會越來越強。以2019年3月粘膠短纖產業鏈月均價格為例,其產業鏈中3個品種月均價格如下:

  

  以溶解漿價格推算粘膠短纖價格為:

  7200+7500=14700(元/噸)

  以人棉紗30S價格倒推粘膠短纖價格為:

  17800-4500=13300(元/噸)

  備注:7500為漿粕到粘膠一噸的費用估值,4500為粘膠到紗線一噸的費用估值。

  即粘膠短纖市場價格合理范圍為13300~14700元/噸;但是從事實數據看,粘膠短纖市場價格為12500元/噸。根據經典的市場估值理論,粘膠短纖價格出現了明顯的低估,會在短時間內進行修復;但事實情況是自2018年6月至今,市場仍然給粘膠短纖不合理的低估值,一直沒有出現較為迅速的估值修復。以至于到了2019年3月后,經典的市場分析方法不能夠對粘膠短纖價格走勢進行明確預測。在這種情況下,產業鏈基本面分析法難以體現效用。

  針對這種變化,從事紡織原料的經營人員在2019年不僅僅需要對于自身從事的產品有足夠的知識儲備,更需要儲備其相關替代品的知識以及對替代品的市場運行要有一個感性認知。比如,從事棉花經營的人員,不僅需要對棉紡市場深入了解,也需要了解一點粘膠短纖以及滌綸短纖市場運行機理。

  所以,如果從參數選取角度看,紡織原料的“共振效應”模型入選對象就變得很明確,即棉花、滌綸短纖、粘膠短纖三大紡織原料。

  2.三大紡織原料“共振效應”的邏輯機理

  經典物理學認為“共振效應”產生的根源為:多個鐘擺開始是以不同頻率進行擺動的,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最終會在某個固有頻率上進行一致性擺動。在2018年之前,由于混紡紗在市場上占據比例不大,棉花、滌綸短纖、粘膠短纖之間的相關性時有時無,三大紡織原料市場運行基本保持著各自獨立的運行體系,而市場分析人員也僅僅是從其短期內的相關性進行解讀,比如一家紡織廠,專業從事棉紡的,那么做滌綸短纖或者粘膠短纖的業務人員基本不會做長期跟蹤拜訪;而棉紡廠的老板也不會對滌綸短纖或者粘膠短纖市場價格給予高度重視。

  但是隨著2018年T/R系列的混紡紗開始走俏,棉紡廠的老板需要同時關注滌綸短纖與粘膠短纖的市場價格變化,來進行紡織原料采購;或者利用價格的波動,對兩者之間的使用量進行有機調配,以保持自身的利潤最大化。隨著關注混紡紗的人群開始增多,其市場價格的熱度開始提升,分析兩者之間的運行機理以及價差等則開始變得活躍。而理論的分析結果會不自覺的應用到采購原料的行動上,這樣就使得兩者之間的價格運行趨勢更加緊密,也就出現了兩者之間在市場運行趨勢以及價格波動上的“共振效應”。

  而棉花作為一種大宗紡織原料,本身具有商品特性與金融特性。因為其在鄭州商品交易所有期貨,同時現貨市場上有本地棉以及進口棉,故其產業鏈以及交易鏈比起粘膠短纖與滌綸短纖要復雜。但是,從其適用領域看,目前棉花主要應用領域仍為棉紡產業。故將棉花仍看成紡織原料的情況下,撇開其期貨功能等金融特性,其市場價格仍然以“供求理論”為主導進行波動。而棉花是三大紡織原料中量較大的一個產品,其在某種意義上,也具備與滌綸短纖以及粘膠短纖在價格運行趨勢上形成“共振效應”的可能性。

  3.混紡紗比例增加引發三大原料“共振”

  棉花、滌綸短纖以及粘膠短纖市場運行過程中,因為混紡紗在紗線市場中量能比例的增加,導致了三大紡織原料在市場運行過程中,有可能出現價格波動中的“共振效應”。對于這一推論,筆者使用“2017年5月至今的三大紡織原料市場運行圖”(圖1)來進行驗證上述推論是否正確。

  

  從圖1可以明確的看出,2017年5月~2018年1月,三大紡織原料價格運行表現的相關性表現較差。這個階段中,盡管粘膠短纖與滌綸短纖在2017年5月~7月表現出同步上漲的趨勢,但棉花基本穩定在15800元/噸進行盤整;而2017年第四季度,粘膠短纖出現了較大的跌幅,價格由16200元/噸下跌至14500元/噸;但是滌綸短纖在這段時間內,則基本維持在13500~13900元/噸之間運行。三者表現為:棉花盤整;滌綸短纖價格上漲;粘膠短纖則表現為下跌,并沒有出現所謂的價格“共振”。

  但是,進入2018年第一季度后,三者開始在趨勢上逐步表現出“共振效應”。粘膠短纖與滌綸短纖在2018年上半年出現了同步漲跌的現象,2018年第二季度后,三者之間的同步漲跌現象則更為明顯。即棉花、滌綸短纖、粘膠短纖三者價格在2018年5月均表現出下跌的趨勢;而進入2018年下半年,尤其是第四季度,三者表現出同步下跌,三者價格運行趨勢的“共振效應”在此時得以充分體現。

  進入2019年第一季度后,滌綸短纖與棉花表現出盤整狀態的“共振效應”,但是粘膠短纖在市場運行趨勢上表現出大幅下跌。

  第一季度,粘膠短纖表現出價格下跌,主要原因是在粘膠短纖行業內有20萬噸~35萬噸的新產能進行釋放,打破了其產業鏈原先的平衡。但是從棉花與滌綸短纖價格運行趨勢看,這兩者目前仍在各自的價格平臺上進行盤整,且至4月中旬,已經表現出一定的趨同上漲趨勢。

  在上文中,筆者曾經提及混紡紗在紗線的量能中開始增大,這個時間點正是從2018年年初開始的,而三者之間的價格,在2018年運行過程中,也表現出“共振效應”,這就證實了利用“共振效應”分析三者之間某一個品種運行趨勢的可行性。

  4.以“共振效應”預判粘膠短纖市場走勢

  在本文開篇中,筆者提及粘膠短纖市場價格目前處于估計較為低迷階段,且由于其虧損時間太久,在虧損階段內,其價格也沒有出現過明顯的拉升或者在其產業鏈基本面分析法的13300~14500元/噸合理估計區間內;相反在2019年3月出現了一輪價格超跌,由于這一價格超跌,對未來的市場價格運行預判提供了邏輯上的阻力。即整個產業鏈從業人員都知道粘膠短纖行業虧損較大,但是其價格并沒有朝著市場從業者預期的減虧或者微贏利方向去變化,導致了整個產業鏈從業人員的信心較為薄弱,從產業鏈基本面分析法看不到粘膠短纖價格上漲的跡象。

  但用“共振效應”原理進行分析,不難得出,目前不僅僅是粘膠短纖運行狀態不明朗;滌綸短纖與棉花兩大紡織原料運行狀態也較為不明顯,因為其價格在2019年3月~4月期間,均表現出盤整態勢。但是,從近期的棉花期貨以及滌綸短纖原料PTA期貨以及現貨市場走勢看,其已經出現了價格上漲的跡象。棉花的價格上漲,主要得益于2019年棉花種植預期數據的減少;PTA期貨上漲主要得益于原油價格近期出現上漲跡象以及一些地區的生產裝置停產所致。

  如果確定了棉花與滌綸短纖價格上漲的趨勢,那么,粘膠短纖市場價格在被嚴重低估的情況下,可能會出現一次速度較快的修復性價格上漲,即在13300~14500元/噸的合理區間內運行。

  當然,如果結合近期粘膠短纖行業開工率一直維持在70%-75%,以及粘膠短纖行業內庫存由35天減少至18~22天這一事實數據,那么粘膠短纖市場價格在基本面分析法的框架內,也存在著價格朝13300~14500元/噸的合理估值區間內運行的可能性。

  在確定粘膠短纖價格估值區間以及上漲趨勢后,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即時間點問題。這一點,可以參考2018年三大紡織原料產生“共振效應”時,其運行的時間點即可。即一旦棉花與滌綸短纖市場價格出現明顯的上漲時,延后7~14天附近,就是粘膠短纖市場價格開始變化的起始時間點。

  當然,需要說明的是,三大紡織原料在價格運行趨勢上出現“共振效應”,需要考慮的一個重要前提是:混紡紗比例需要在整個紗線產量中占據一定的比例。因為紡織市場最終應用領域為服裝領域,服裝領域主要以當年的流行趨勢為主。2018年,混紡紗風格在流行趨勢中占據主導,三者在價格運行方面體現出“共振效應”;一旦混紡紗風格的面料在服裝領域中發生改變的時候,則需要對這種“共振效應”理論進行有機修正。

文章關鍵字:
版權與免責聲明
秉承互聯網開放、包容的精神,花邊網歡迎各方(自)媒體、機構轉載、引用我們的原創內容,但請嚴格注明“來源:花邊網”;同時,我們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煩請將版權疑問、授權證明、版權證明、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我們將第一時間核實、處理。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8606號
微信
在線qq
1993713816
河北省11选五开奖结果